“中华传统有声文化博物馆”建设

                                                                 孔江平

中国语言文学系,中国语言学研究中心


中国有五千年的历史,在历史的长河中,中华民族创造了灿烂的文化,其中有一种以声音为载体的非物质文化我们定义为“中华传统有声文化”。中国的传统有声文化丰富多彩,它包括中华民族众多的语言和方音、以语言和方音为基础产生的古诗词吟诵、以历史传说产生的史诗传唱、以宗教经典产生的梵呗和诵经、以不同的民族文化产生的民歌和戏曲、以八音产生的中华民族乐器和音乐等。

 

北京大学对中华传统有声文化的研究有着悠久的历史和传统。1921年11月15日,刘复(半农)先生正式向蔡元培校长提交了一份《提议创设中国语音学实验室计划书》(《北京大学日刊》1921年11月16日),提出“鉴于研究中国语音,并解决中国语言中一切与语音有关系之问题,非纯用科学的试验方法不可”,提出了研究中华传统有声文化的科学方向和研究方法。同时,他写信给胡适先生,拟请促成创设中国语音学实验室。1922年6月23日,刘复先生再次给蔡元培校长写信(见1922年9月9日《北京大学日刊》登载的“刘复教授致校长函”),恳请蔡元培校长向预算委员提出创建语音学实验室之事。1925年7月,北京大学发函税务处,请发给本校教授刘复携带仪器归国护照。同年8月,刘复先生学成从法国归国,携带了大批研究语音学的最新仪器。1925年9月,在刘复教授的主持下,北京大学“语音乐律实验室”正式成立,实验室隶属于国文系。语音乐律实验室的成立标志着我国现代语音学的开端,是中国第一个语音学实验室,见图1,它的建立也成为了北京大学人文历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图1 刘复教授在做语音乐律的声学实验(1925年)

 

改革开放以后,中文系的语音乐律实验室更名为“北京大学语言学实验室”,经过国家211和985的支持,目前已经发展为具有一定科学仪器和设备的现代化语音学实验室,拥有电子腭位仪、喉头仪、肌电仪、咽声反射仪、眼动仪、脑电仪等现代化声学和生理科学仪器。在自然科学基金、社会科学基金、社会科学重大基金和学校社科部的支持下,实验室对中华传统有声语言和口传文化进行了大量的生理和声学研究以及样本采集。

图2 用于有声博物馆展示的语言发音生理模型(2015年)

 

在语言研究方面,实验室对中国不同的民族语言进行了大量声学分析,并基于普通话X光视频和磁共振样本建立了二维和三维声道发音模型、基于视频建立了普通话唇形模型、基于高速数字成像建立了声带振动模型和基于磁共振样本建立三维呼吸模型,见图2,为展示各民族语言的生理发音和声学性质奠定了科学基础。在汉语古诗词吟诵方面,采集了以吴方言为基础的古越吟,以上海话为基础的唐调,以南部吴语为基础的温州吟诵、以湘方言为基础的湘语吟诵、以粤语为基础的粤吟,以闽方言为基础的闽语吟诵等,并进行了古诗词吟诵的呼吸韵律研究,为研究、学习和展示中国不同方言的古诗词吟诵积累了大量材料。在宗教诵经方面,采集了汉传佛教的梵呗、藏传佛教的喉音诵经、纳西族东巴文诵经、彝族毕莫经吟诵以及壮族、瑶族和苗族等师公的法事吟诵,为宗教经典吟诵和宗教音乐的研究奠定了基础。在民歌和戏曲方面,实验室采集了大量中华传统口传文化,包括蒙古族的呼麦、蒙古族的长调、彝族的高腔、拉吗白族的抖喉、纳西的民歌、侗族大歌、哈尼多声部民歌、昆曲、京剧、泉州的南音等,并进行了声学和生理的研究。在音乐方面,我们以中国八音为基本框架,采集和收集了大量中国传统乐器的声音样本,包括曾侯乙编钟、编磬、古琴、瑟、笛子、萧、口弦琴等样本,并进行了声学分析和研究,特别是对曾侯乙编钟进行了音高的处理研究和听辨测试。

 

在对中国传统有声文化进行声学、生理学和心理学研究的基础上,我们在理论上提出了以“音律”来涵盖中华传统有声文化的理论框架。“音律”可进一步用“四律”来进行分类,四律为“声律、格律、曲律和乐律”。从现代信息科学和人文的视角,我们将“声律”主要定义为研究中国各民族语言发音的声学、生理及心理特性;将“格律”主要定义为研究中国古诗词吟诵、宗教经典的诵经和民族史诗吟唱;将“曲律”主要定义为研究各民族的民歌和戏曲的声学和生理性质;将“乐律”定义为研究中国各民族的音乐律学、乐器制造工艺和音乐的声学、生理和心理性质。从这个理论框架出发,“北京大学中华传统有声文化博物馆”建设可按“声律、格律、曲律和乐律”四律为基本框架,建立“声律馆”、“格律馆”、“乐律馆”和“乐律馆”四个分馆,同时根据传承的需求,并设立“言语”、“吟诵”、“声乐”和“古琴”四个工作坊,即以“四馆四坊”为基本框架的北京大学“中国有声文化博物馆”。其中“四馆”以传播传统有声文化知识为主,“四坊”以传承和创新中华有声文化经典为主。          

图3 朱载堉验证十二等程律律准样图

 

第一分馆为声律馆,主要展示语音的演化过程和中华语言的形成,包括各民族语言的语音学、音位学和音韵的文献、研究方法和研究成果,中国各民族语言的有声资料、发音原理等。第二馆为格律馆,主要展示中国各民族的诗歌和韵文的形成及发展历史:包括历代诗歌韵文的文献、传统古诗词和古文的吟诵流派和方法、各方言和流派的有声资料等。第三馆为曲律馆,主要展示中国历代民歌和戏曲的形成和发展过程,包括各民族民歌和戏曲的剧本、戏曲研究文献、古代曲谱、传统戏曲的流派、中华原生态民歌和戏曲的有声资料。第四分馆为乐律馆,主要展示中国历代乐器的产生和发展过程,包括历代音律文献、宫廷和民间的传统乐器和曲谱、历代乐器实体文物、古代乐器的制作工艺等,见图3。      

        

第一坊为言语工作坊,言语工作坊以语言特殊技能教学和服务为主,包括代偿性言语研究和教学、儿童语言读写障碍咨询、读写障碍检测、聋哑儿童语音视觉反馈训练等。第二坊为吟诵工作坊,吟诵工作坊以古诗词传统吟诵的教学和实践为主,包括传播古诗词不同流派的吟诵的方法、进行古诗词吟诵的科研和收集各流派的吟诵样本。第三坊为声乐工作坊,声乐工作坊以中国传统戏剧和原生态民歌的现场演示为主,包括开展传统原生态民歌和戏曲有声资料的收集和整理、传统原生态民歌和戏曲唱法的声学和生理展示、学术交流和传承等。第四坊为古琴工作坊,古琴工作坊主要以古琴文化的教学和实践为主,包括古琴文化的学术交流、演奏展示、学生古琴文化的学习和古琴制作等。

 

中华传统有声文化的特点是以声音为载体,因此,博物馆的建设主要是以现代信息技术为基础,建立以中华虚拟发音人为主要形式的语音展示,以可视声学模型为基础的中国古代乐器展示模式。博物馆的宗旨是:以现代信息科学技术记录、传承和弘扬中华传统有声文化。

 

目前中国还没有一个中华传统文化有声博物馆,我们正在建立一个小型的网上“中华传统有声文化博物馆”,因此,在北京大学建立“中华传统文化有声博物馆”有助于中华传统有声文化的保护、传承和和科学的研究,有助于在大学开展文化的互动教学,可以将研究的成果通过博物馆这个平台服务于社会,推动中国传统有声文化的回归和发展。从北京大学建立语音乐律实验室至今已经过去了九十多年,中国已经从晚清的衰落开始逐步崛起,经济的发展使得中国社会已经到了中华传统优秀文化回归和发展的时代,此时,北京大学理应为中国传统文化的复兴做出贡献。中文系和中国语言学研究中心语音乐律实验室多年来一直秉持刘复先生建立实验室时的宗旨,以中国语音和乐律为研究对象,经过多年的研究,在中国各民族语言的语音、传统口传文化、古琴声学以及语音病理方面有了一定的积累,迫切需要建立“北京大学中华传统有声文化有声博物馆”这样一个平台,传播中华传统有声文化并向社会提供相关服务。

 

2018年12月1日于人文学苑